刚获连任就“战死沙场”,执政30年的铁腕总统骤逝,儿子接班后国家怎么办?

原创 Kbet365  2021-04-23 22:21 

原标题:刚获连任就“战死沙场”,执政30年的铁腕总统骤逝,儿子接班后国家怎么办?

来源:环球人物 

刚获连任,第二天就战死沙场,一代枭雄的传奇一生,就此落下帷幕。

作者:二水

一国领导人刚获连任,第二天就战死沙场。很难想象,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今天。

4月20日,乍得官方宣布,该国总统、共和国元帅伊德里斯·代比当日在“反恐前线”战死,终年68岁。乍得军方发言人阿兹姆·贝曼多·阿古纳在发表电视声明时说,“在捍卫国家主权的战场上,代比总统留下了生命中最后一次呼吸。”

据悉,代比是在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组织“乍得变革与协和阵线”(FACT)的战斗中重伤去世的。随后,乍得陆军宣布了为期14天的国家哀悼期,并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宵禁。陆地和领空边境在进一步通知前都将关闭。

有报道称,代比在乱世中成为领导人,曾以铁腕政策统治国家30年。他去世后,其37岁的儿子穆罕默德·伊德里斯·代比·伊特诺迅速接班,成为这个沙漠国家的新一任领导人。

非洲死亡之心

总统战死沙场的新闻让一向在国际媒体上“隐形”的乍得成了焦点。

乍得位于非洲中部,国名来自非洲第四大湖乍得湖,其北部是利比亚,东部与苏丹接壤,西部是尼日尔,南部自东向西与中非共和国、喀麦隆和尼日利亚接壤。

这里全年天气炎热,加上土地贫瘠、水资源匮乏,地里长不出农作物,食物短缺,民众常常食不果腹,贫困率达46.7%,死亡率达16.69%,人均寿命不足50岁。因此,乍得也有一个特别的名字:“非洲死亡之心”。

当然,乍得的纷乱不能仅仅归因于自然地理环境。

1899年,英法在乍得附近区域重新划分势力范围,便用一把尺子在地图上划出边界,以这根线为界,南边归法国“势力范围”,乍得沦为法国殖民地。而如此“不负责任”的分界,也给独立后的乍得埋下祸根。

处在多个语种、多个宗教势力交汇处的乍得,常年发生冲突甚至战乱。2011年以来,这里更成为“伊斯兰国”“博科圣地”等各路极端组织和恐怖分子的活跃地带。

此次向乍得政府军发动战争的FACT,就是长期活跃在乍得北部的一个反政府武装组织。该组织成立于2016年,总部设在利比亚,意在推翻乍得政府、占领首都。

FACT经常与军方发生冲突。据此前的报道,4月11日乍得大选当日,FACT袭击了乍得北部边境的一个检查站,乍得政府军予以回击。此后多天里,FACT越过沙漠,向南部推进了数百公里。最终,政府军在距离首都恩贾梅纳约300公里的地方抵御住了FACT的进攻。

4月17日,政府军宣布在该国西部的加奈姆省内打死300多名FACT武装分子,俘获150多名FACT武装分子。政府发言人对外表示,首都民众无须恐慌,“当前形势稳定”。不久后,FACT发声回击称,他们虽然遭受了损失,但已于18日和19日恢复“前进”。

4月19日,乍得国家独立选举委员会公布本次总统选举初步计票结果:代比以79.32%的得票率胜出,获得总统连任。他还没来得及庆祝,就前往前线慰问士兵,怎料却不幸被子弹击中,不治身亡。

代比死后,FACT发表声明,称已圆满完成既定使命,宣布“战术撤退”。至此,一代枭雄的传奇一生,落下帷幕。

一战成名的国民英雄

1960年,乍得从法国殖民统治下正式独立,当时的代比还不过是一个7岁的孩子。他出生于乍得北部的一个村庄,属于该国最大部落之一的扎戈哈瓦部落,父亲是一名普通的牧民。

2年后,托姆巴巴耶成为乍得共和国首任总统,兼任总理、国防部长、司法部长等职务。身为南部文明边缘地带撒拉人后裔的托姆巴巴耶,自执政后推行歧视北方的政策,导致国内局势动乱,他又对反对派实行残酷镇压,惹得民众怨声载道。

从小生活在内战中的代比,对军事产生了浓厚兴趣。后来,他进入军官学院就读,还曾被派往法国培训。

1979年,26岁的代比从法国学成归来,发现祖国又沦为弹雨纷飞的战场,他拿起枪开始了战斗。3年后,他被任命为乍得武装部队总司令。

1987年,在利比亚时任领导人卡扎菲的指挥下,利比亚部队打进乍得,占领了乍得时任总统哈布雷的故乡、北方重镇法亚拉若。哈布雷因在另一战场的前线督战,遂派出代比前往法亚拉若迎敌。

当时,代比手下的军队士兵少,装备也简陋,却以少胜多击败敌军,还一度攻入对方领地,活捉对方的司令哈夫塔尔。代比一战成名,不仅在军队内赢得声望,更成为乍得人民心中的“英雄”。

可好景不长,哈布雷对代比产生了猜忌之心,因此找了个借口收回代比手中的兵权,并将他流放至苏丹。

在苏丹,代比成立了一个名为“爱国拯救运动”的组织。

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”。卡扎菲此时与代比“化敌为友”,双方联起了手。1990年12月2日,代比在法国和利比亚支持下,带领手下攻入乍得首都恩贾梅纳,推翻哈布雷政权,并于1991年2月28日正式当上了乍得总统。

从那以后,代比又先后在1996年、2001年、2006年、2011年、2016五次连任。期间,2005年的乍得全民公投取消了宪法中“总统连任不得超过两个任期”的限制;2018年乍得修宪,扩大总统职权,将总统任期从5年延长至6年,同时允许代比继续执政至2033年。

失去政权的哈布雷则狼狈逃至喀麦隆,后来流亡到塞内加尔。2016年5月,他被设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非洲特别法庭以反人类罪、战争罪等罪名判处终身监禁。

子承父业太艰难

代比执政后,也希望改变国家面貌。对内,他竭力调和部族矛盾;对外,他主张地区稳定,反对“无节制的外来干预”。经过一番努力,乍得除北部、西部边界地区偶有极端势力骚扰外,大抵维持了太平局面。

然而2004年,乍得反政府武装又开始重新活跃于乍得同苏丹的交界地区,此后甚至两次攻入首都,但均被乍得政府军击退。直到2009年5月,乍得政府军重创反政府武装,国内局势再次恢复稳定。

到了2015年5月,乍得联合尼日利亚、喀麦隆等四国打击活跃在非洲的恐怖组织“博科圣地”,并将临时指挥地设在乍得。

“博科圣地”是一个尼日利亚的极端主义组织,主张通过“圣战”成为“哈里发国”的一部分。该组织自2015年起,多次越境袭击乍得,发动多起自杀性爆炸事件,造成多人伤亡。

另外,代比也是以法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非洲地区反恐的关键盟友。2019年,当乍得反政府武装试图通过将陷入内战的利比亚作为基地,向南推进以推翻代比政权时,法国方面派出了战机前来援助乍得政府军。

但如今,这一切会不会在代比死后发生改变尚未可知。

一位从事非洲研究的法国教授此前表示,代比的死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,就在其去世两天前,美国驻乍得大使馆方面还有消息称,他们认为代比会打败反政府武装组织。因为在此之前,代比几乎挫败了每一次政变。

据法新社报道,乍得军方已解散国民议会和政府,成立军事过渡委员会,由代比的儿子穆罕默德·伊德里斯领导,为期18个月。

今年37岁的穆罕默德·伊德里斯曾作为总统卫队总司令站在父亲的身旁。他曾跟随父亲的脚步,到法国一个军事高中就读,却在几个月后就回到乍得,至今回国原因不详。

回国后,穆罕默德·伊德里斯入读国内的军校并加入总统卫队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他从一个装甲团的指挥官升至总统府的安全主管。因经常佩戴标志性的墨镜,人们喜欢称穆罕默德·伊德里斯是“墨镜男”。据称,穆罕默德·伊德里斯是一位谨慎、安静的军官,平时很照顾部下。

他此前并不在任何专家拟定的继承人名单上。如今,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认为,他不可能坚持很长时间,因为他正面临来自恐怖组织、乍得军方内部、甚至代比家族内部势力的多方威胁。

一位熟悉乍得国情的法国军事专家说,穆罕默德·伊德里斯太年轻了,甚至还没得到其他军官的拥戴就坐上了首领位置,“他定将面临刀光剑影”。

不过,也有看法认为,作为代比政治遗产的继承者,他有能力在国际社会特别是相关国家支持下稳住局势。

据当地媒体报道,4月23日,乍得政府为代比举行国葬。法国媒体称,葬礼将在大清真寺为其完成祷告之后在乌玛广场举行,其遗体将被埋葬在他的家乡阿姆德加拉斯镇。报道称,尽管反对派武装警告外国领导人切勿参加代比的葬礼,但法国总统马克龙、几内亚总统孔戴及部分非洲国家领导人仍于4月22日抵达恩贾梅纳,以参加葬礼。

责任编辑:武晓东 SN241

发表评论


表情